衣帽间

  你来到宜家商场,看上了一款售价499元的毕利书柜,可能你有所不知,这可不是一款普通的书柜,在它的背后还有全球经济的故事。

  1986年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推出“巨无霸指数”,通过比较不同国家汉堡包的价格来评价“购买力平价”,以说明汇率如何密切反映各国的商品实际成本。“巨无霸指数”推出后大受欢迎,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再接再厉,在2004年又推出“中杯拿铁指数”,每个国家货币的购买力可以通过一杯拿铁的美元价格来反映。

  彭博社(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)也不甘落后,他们提出了“寿司经济物价指数”,该社每年都会调查美国25个主要城市中吞拿鱼寿司和加州卷的价格变化幅度。寿司在美国的普及度很高,其价格的变化既能反映出生鱼肉和米饭这些原材料的成本变化,也能反映劳动力成本和房租的情况。

  彭博社另一个有趣的指标是“彭博毕利书柜指数”。毕利书柜是在1978年由宜家设计师吉利·伦德格伦设计的,有天他突发灵感,因为担心遗忘,便在餐巾纸的背后画了草图。现如今在全世界有6000多万个毕利书柜,大约一百个人中就拥有一个。毕利书柜普遍被认为简单实用并且物美价廉,它可以改装成各种的家具,比如酒架、置物柜。

  2009年的时候,彭博社的记者克里斯蒂安·西登堡受“巨无霸指数”的启发考虑到,既然宜家被称为家具业的麦当劳,为何不用宜家的家具价格来评估全球的汇率和购买力。西登堡选用的是一款宜家的白色毕利书柜,这款书柜高202厘米,宽80厘米,深28厘米。

  西登堡发现,这款毕利书柜在全球的平均价格为60.09美元,阿联酋的迪拜最便宜,售价相当于47.64美元,而以色列最贵,价格为103.48美元。挪威大约在中间,那里的价格为60.15美元。英国的价格也较便宜,售价仅为49.34美元。而在销售了30年毕利书柜的老家瑞典,售价为55.11美元,略低于世界平均水平。

  克里斯蒂安·西登堡说:《经济学人》一直使用经典的美式汉堡包作为指数的基础,然而“彭博毕利书柜指数”却有所不同,因为书柜是耐用品,而不是消费品,这意味着它们不是被经常购买的。虽然毕利书柜指数可能不如巨无霸指数那样说明购买力平价,但在商业竞争,运输成本和价格战的讨论中它仍然可以派上用场。例如当你考虑平均工资时,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英国的毕利书柜比匈牙利便宜。

  彭博社并不是第一个用宜家的家具来比较全球经济的机构,2004年,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的欧洲消费者中心调查了17个欧洲国家75种宜家产品,结果发现宜家家具在整个欧洲的价格差异很大,例如波兰的沙发比德国的沙发便宜得多。这项调查本来是为那些注重价格的欧盟消费者提供信息,但经济学家也从中发现了欧元区与波兰、捷克等东部国家之间的货币差异,以及这些地区因债务危机而削弱其货币的程度。

  不过这个指标也非完美,一些经济学家指出,宜家的家具价格通常在一年内保持不变,同时购买的价格也太少,这两个因素都使毕利书柜成为衡量经济不太可靠的工具。尽管如此,想到毕利书柜上放着的不仅是图书,还有全球经济的变化,不由让人对它另眼相看。